水笙桑

【瑞嘉】收藏癖

【双向暗恋?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格瑞不知道最近嘉德罗斯为什么总是缠着他,虽然以前也好不到哪去,但最近让他总感觉有些不对。
  
就像现在。
  
“格瑞!”
  
嘉德罗斯远远的叫了一声,看格瑞没有反应,于是径直的走过去坐在格瑞旁边。似乎已经是习惯了,格瑞只是稍微往旁边挪了挪,继续吸着刚刚从自动贩卖机里买的盒装牛奶。
  
“听说你下午有篮球比赛?”嘉德罗斯垂着眼看了看那盒牛奶,又抬起头来。没办法毕竟身高摆在那里,即使两人都坐着,那差距也无法忽视。
  
“啊。”格瑞保持着动作,用力吸了口牛奶,然后捏扁了盒子,看样子是喝完了。
  
“如果是你的话那就赢定了。”嘉德罗斯面带笑意看着格瑞,“你只能输给我。”
  
“你为什么不去?” 格瑞迎上嘉德罗斯的目光表示询问。
  
“就那些渣渣,还轮不到和我交手。”
  
真是,那里来的自信啊。
  
格瑞能从那金色的眸子里看的自己,一时心跳有些不稳。也许自己说出来有些羞耻,但是那感觉就像是......全世界都在他眼中一样。
  
“哈哈哈,你那是什么样子?”嘉德罗斯像看着格瑞有些呆愣的模样,如果是不了解他的人,在那张脸上一看不出什么表情吧。“盒子我帮你丢了,比赛我会去看的。”
  
嘉德罗斯顺手把格瑞喝完的牛奶盒拿走,拐过了一栋教学楼之后就没影了。
  
格瑞揉了揉脑袋,真是......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呢。
  
  

比赛现场的人有很多,想都不用想基本是奔着格瑞去的,毕竟篮球队里的其中一个王牌就是格瑞。你说另一个是谁?
  
格瑞做完热身,环顾四周,找到了那双金色的眸子。松松垮垮的靠在二楼的楼梯口,也不找位子坐下。嘉德罗斯好像察觉到格瑞的视线,转过头小幅度的招了招手,然后又收回了上衣口袋里。
  
格瑞觉得最近身边哪哪都有嘉德罗斯的身影,自己也习惯性的去找他......哦,别想了,多想想比赛吧。
  
格瑞晃了晃脑袋,和队友们一起走到了球场。
  
身为前锋,格瑞具备很强的攻击性和机动力,但他懂得和队友配合,不会自己一个人横冲直撞,这就是和嘉德罗斯不一样的地方。
  
嘉德罗斯每次比赛都是压倒性的胜利,就像是是一个人的独角戏,把队友抛在身后。但他们却没有过多不满,因为嘉德罗斯的实力是值得信任的,像是一个王者,即便孤独,那也是最强的,能带他们赢得最后的胜利。
  
格瑞快速的运球过人,被防住后迅速做出判断,把球传给队友。嘉德罗斯的眼里始终倒映的都是格瑞,进球后嘴角会上扬,头发因为剧烈运动显得有些杂乱,但嘉德罗斯觉得这样的格瑞更好看一些。
  
又是一记进球,格瑞掀起队服擦了擦头上流下的汗,肚子上没有丝毫的赘肉,肌肉流畅的线条的暴露在空气中,引得一大波女生的尖叫此起彼伏。即使有一道犀利的视线紧紧的盯着他,格瑞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在球场上来回跑动,直到比赛结束。
  
结果可想而知,格瑞不会输给任何人。
  
等到嘉德罗斯递上毛巾,让格瑞更加惊讶了。这种女生给男生送毛巾的事也会发生在嘉德罗斯身上?
  
“不要?”嘉德罗斯掂了掂毛巾,“格瑞,给你毛巾是因为看得起你。”
  
好吧,在嘉德罗斯眼中可能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还是说只是自己想多了?

格瑞接过毛巾擦了擦汗,汗滴从额头一直延伸到锁骨,最后没入衣服里。
  
嘉德罗斯眼神暗了暗,拿过格瑞用完的毛巾,“你以后不要大庭广众的把衣服掀起来行吗?”
  
“啊?”格瑞看了看嘉德罗斯,觉得事情没有怎么简单。
  
“那些女人叫的我耳朵疼。”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烦,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,总之就是很烦躁。
  
格瑞看了看嘉德罗斯的耳朵,好像真的有些红......然后做了一件事后想起来都羞耻的举动。
  
格瑞捏了捏嘉德罗斯的耳朵。
  
“你你你干什么啊?”嘉德罗斯捂住自己的耳朵,这次是整张脸都有些红了。
  
“你说你耳朵疼的。”格瑞显然是睁着眼睛为自己辩解,他现在也觉得有些热了,这一定是剧烈运动的后遗症。
  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嘉德罗斯有些气急,说完转身就走,还踢飞了地上的易拉罐。
  
格瑞也没有拦他的意思,低着头或许还在思考自己为什么回去捏嘉德罗斯的耳朵。
  
在抬头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走远了,应该是回去了吧。
  
收了东西,格瑞也准备离开了,他不喜欢在一个问题上用太长时间,最后解不开也只是无用功而已。老师不是经常说吗?不会做的题跳过先做后面的,指不定就豁然开朗了。
  
“嗯?”格瑞看着地上的牛奶盒,是自动贩卖机特有的品种,是自己最常买的口味,如果没认错的话就是今早嘉德罗斯要帮自己扔的那个盒子。
  
看了看嘉德罗斯离开的方向,正好是自己现在走的方向。
  
格瑞觉得他可能知道答案了......

微微勾了勾嘴角,最近嘉德罗斯总是缠着他呢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
【瑞嘉】温泉打架事件

这是在床上扑腾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睡着的我突发奇想的产物。
话说这个点还有人没睡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格瑞是来泡温泉的没错。
  

热气腾腾的温泉的确有让人想在里面放松一下的欲望没错。
  

只是......
  

如果格瑞没眼花的话,那浮在水面上的人是嘉德罗斯吧?
  

上半身裸露的少年没有了昔日的一身桀骜,毛巾松松垮垮围在腰上,宛如咸鱼一样浮在水面上。
  

要说格瑞对嘉德罗斯的印象应该是——

“格瑞!和我打一架吧!”
  

“格瑞!居然与这种弱者为伍,真让人扫兴!”
  

“格瑞!和我pkpkpkpkpkpkpkpk!”
  

咳,不好意思,好像有什么混进去了......这不重要,反正大体上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  

所以看到这副咸鱼模样的嘉德罗斯,格瑞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把他捞上来,而是想转头就走。
  

这样的温泉让他突然没有泡的欲望。
  

所以这就是你失去咸鱼......啊呸,失去梦想的理由?
  

格瑞突然觉得良心发疼,再配合着嘉德罗斯在温泉里咕噜咕噜的声音......
  

不行,不能回头!
  

“咕噜咕噜咕噜......”
  

回头的话!就没有办法......
  

“咕噜咕噜咕噜!”
  

......呵,格瑞。你就是心太软。
  

格瑞回头走到温泉旁边,努力伸长自己的双手去迎接明天的夕阳......啊不,是拽起嘉德罗斯。
  

格瑞往前够了够,还差一点。再往前挪了挪,抓到了嘉德罗斯的手。
  

......好软啊,不知道是不是在温泉泡久了的关系,嘉德罗斯的手出乎意料的软,就和自己的心一样软呢......
  

哦,格瑞,你在想什么?梅林的袜子!
  

好不容易抓到了嘉德罗斯的手,下一步就是尽量把嘉德罗斯朝自己的方向拉。
  

格瑞稳住身子,正准备发力......
  

“噗啊!”嘉德罗斯猛的抬起头来,“哈哈哈哈,这次时间要更久了!”
  

被糊了一头一脸水的格瑞:“......”
  

嘉德罗斯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力度,顺着握住自己的另一只手臂看去,“诶!格瑞,你居然在这里!”
  

“哈哈哈哈,你这是什么样子?没有用发胶?这不和那些渣渣一样没有特点了吗!”
  

“哈?!”感情你只是在练习憋气??还有,就算没有发胶我也......  
  

“你拉着我干嘛?想和我打架?哈哈哈好啊格瑞!我等这一天,已经很久了!”
  

“嘉德罗斯......你的力量,完全用错了地方。”普通人会溅起这么大的水花吗!
  

“哈?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好吗!”
  

“不可理喻......”放纵?在温泉里任性的躺尸装咸鱼?
  

“格瑞!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拉着我......”

  
“打一场吧!嘉德罗斯!”

“!!!”
  
  
  

战争从来都不是个好东西

乌云滚滚,看样子马上就会下一场大雨。百里守约抬头看着天空,再也没有记忆中的一片星河,还有那一直跟在身旁的弟弟。
  
今天是决战之日,士兵们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毕竟战争不是个好东西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。

他们也有牵挂,可迟早要斩断在这尘埃里。每个人都蓄势待发,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刀剑,似是要砍下对方的头颅。
  
百里守约坐在地上擦拭着自己的狙击枪,装填子弹。他一直相信着玄策还活着,应该说他只能这么相信,不然还有什么是让他战斗的理由,没有要守护的人,手中的枪变成了玩具。
  
等到集队时,百里守约才站起来,跟着自己的部队行进。他们需要在后方支援,紧紧的盯住目标,打出子弹,成为最凶猛的鹰。 
  
双方一阵枪响,严阵以待的两只队伍迅速纠缠起来,顿时一片刀光剑影,四处哀嚎声不断传进百里守约的耳朵,拥有狼族血统的他让周围声音变得更加清晰。
  
“嘭!”一声枪响,被锁定的人立马应声倒下,百里守约再次装填子弹,寻找着下一个目标,宛如战场上的一匹银狼。

不过因为天气的原因,最后还是淅淅沥沥下起了雨,大颗大颗的雨滴落下,战场上顿时变得泥泞,士兵们的交锋却不曾停止,汗水夹杂着雨滴落下。
  
咦?那是......

百里守约顿了顿,不管额前湿了的头发,眼睛清明死死的盯着场上。目标虽然带着斗篷,但身形看起来还只是一个孩子,那么小就上战场了吗......
  
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只是每当看见这样的情况,百里守约就不禁想起自己的弟弟,那个孩子看样子是个刺客,看起来虽小但技术却是顶尖的。

如果是玄策,差不多也那么大吧......百里守约边想着边瞄准那个孩子,只要是士兵都明白,战场上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孩子。
  
“嘭!”又是一声枪响,子弹破空而出直直的向着对面飞去,穿过茂密的枝叶,穿过交锋的士兵,期间没有任何停留。百里守约转过身打算去寻找下一个隐蔽的地方,好像知道自己的子弹一定会打中一样。

这就是静谧之眼百里守约。
  
不过这次可能因为下雨的原因,失手了呢。
  
那小孩刺客好像有所察觉,但奈何子弹太快,即使察觉到也不可能完全避开,最终还是穿过了斗篷帽子的一角,打中了抓着武器的手,顿时鲜血四溅,那小孩好像习惯了似的,撕下头上烂了的兜帽在手上灵活的包扎起来,而他的面容也没有了遮挡,两只红红的兽耳长在头上,看样子是有狼的血统,被打湿的红色的短发紧贴在脸上,眼神也没有变化,面上冷酷,好像只有厮杀才能让他高兴,像一匹红狼驰骋沙场。
  
如果百里守约没有那么自信,能回头再看一眼,也许他就能看见那小孩刺客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弟弟玄策吧。
  
雷电交加,战场上烽烟四起,两人都不知道他们早已交过手。

不过终有一天他们还会在战场上相见,彼此拥有着自己的信念,纵使双方敌对,纵使路途艰险。

纵使......战死沙场。
  

【瑞嘉】歪?你能不能接我回家啊?

【有ooc,反正这个梗我想你们都知道的。不要大意的食用吧!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格瑞是和那个叫金的人在一起吧......

嘉德罗斯在街上走着,回想起今天看到格瑞和刚转学过来的金一起放学回家。

是啊,自从格瑞的发小来了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和自己一起回家了呢。
  
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烦躁,这一年夏天格外的闷热。
  
嘉德罗斯向来不喜欢雨天,因为太阳总是被阴云遮住,原有的温暖会消失,取而代之剩下冷冰冰的雨水,砸在脸上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。

并且嘉德罗斯怕冷,也容易感冒。
  
因为是雨季的关系吧,不巧这时雨淅淅沥沥的落下,而嘉德罗斯可不是会带伞的那种人。
  
他快速想找地方避雨,本来不大的雨突然倾盆而下,嘉德罗斯原本张扬的金发也被雨打湿,应该说全身都湿透了,他只能跑进了一个电话亭暂时避雨。
  
嘉德罗斯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街景,路上的行人也就两三个而已,因为雨太大的原因,该回家的都回家了,而其他人看样子都有带伞的习惯,打着伞也都走远了。
  
嘉德罗斯本想等雨小了就忍一忍跑回家,但这雨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,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。
  
而嘉德罗斯的面前只有一个电话。
  
嘉德罗斯不想去依靠其他人,应该说他不习惯依靠其他人。

因为他只有自己啊。
  
从来都是一个人,学习再好,能力再强,就算有雷德祖玛跟着,他也像一个孤独的王者一般,坐在高塔上俯视一切。
  
但是自从格瑞出现,那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,像是同性相吸一样。嘉德罗斯想去接近他,了解他,甚至和他搞好关系,约他一起吃饭,放学一起回家。
  
“喂?哪位?”
  
嘉德罗斯瞬间打了个激灵,他好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拨通电话,还是打给格瑞的!
  
“......我是嘉德罗斯。”嘉德罗斯深吸了一口气,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你先别挂,我有话跟你说,很短的。”
  
“.......好”格瑞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响起。
  
嘉德罗斯听到后,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你今天没有跟我一起回家,雷德祖玛也先走了......我看到你和金一起走了,不过没关系我自己回去了,不过刚刚下雨,我也没有带多少钱,回过神就用来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  
“嗯,你的声音怎么了?”格瑞听着,感觉嘉德罗斯有些不对劲。
  
嘉德罗斯顿了顿:“我......没事,只是有些小感冒,不用担心,那我自己回去了,你和金玩的开心点,我挂了。”
  
“嗯。”
  
......嘟嘟嘟——
  
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嘉德罗斯因为感冒的关系有些微喘。突然他笑了笑,为什么会打给格瑞,为什么看到格瑞和金在一起会感到烦躁。

嘉德罗斯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  
“格瑞,等你和金玩完了,能不能接我回家啊......”
  

[双狐]我也想亲一下

当小狐狸急急忙忙跑下楼梯时,恰巧不小心腿一滑,滚了下去。而迎接它的恰巧是路过的小狐丸。

“嘭!”一道白烟从原地散开,露出了刚刚相撞的两只狐狸。

“为什么你一只狐狸那么重啊?!”小狐丸拍了拍脑袋想支起身子,却发现他好像拍不到脑袋。
  
怎么感觉手变短了?
  
刚刚说话的声音好像也不是自己的......
  
小狐丸伸了伸手,看到了两只狐狸爪子。
  
“咦咦咦咦————!”
  
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小狐丸本体,已经不省人事了。意思是他和那只小狐狸互换了??
  
小狐丸..哦不,现在是小狐狸了。小狐狸低头扶额,就问苍天还有谁。
  
听到动静的鸣狐下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:昏厥的小狐丸和自家狐狸扶额的样子。
  
“怎么了?”对待自己的狐狸鸣狐表示他是可以正常交流的。
  
“那只小狐狸!它...”小狐丸说到一半才突然反应到自己已经和那只小狐狸换了芯。“我刚刚撞到了小狐丸...大人。”
自己称自己为大人怎么那么别扭呢?
  
鸣狐盯着小狐狸看了很久,虽然没有发现什么,但那一瞬间的感觉...
    
小狐丸被鸣狐看得有些心虚,那双金黄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的,好像...有点可爱?
  
“啊...哈哈哈,先把小狐丸大人送回房间吧!”小狐丸尽量学着小狐狸的口吻,强装镇定。
  
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鸣狐真相,可能是也想看看鸣狐的反应吧。
  
“嗯...”鸣狐架起小狐丸的两条腿打算拖着走。
  
“别别别这样拖啊!!”小狐丸看着自己被鸣狐这样拖着走...怎么看怎么违和好吗!
  
“那...”鸣狐的表情丝毫没有波动甚至平静的换了一个姿势——公主抱。
  
“这样?”鸣狐一脸蠢萌的看着小狐狸,不知道为什么小狐狸的脸红了。
  
狐狸脸红看得出来吗?
  
太羞耻了...小狐丸看着眼前这一幕,还是怎么看怎么违和。如果鸣狐和他对调一下...
  
狐狸留下了鼻血。
  
所以说狐狸是会脸红还会流鼻血的存在...
  
  

总之不管过程发生了什么,小狐丸的本体的确是被安全的送到了房间。
  
鸣狐跪坐在一旁,做的很端正。小狐狸也蹲在一边。一大一小的盯着小狐丸本体,画面怎么看怎么喜感。
  
“小狐丸大人什么时候会醒呢。”鸣狐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,嘴巴微动,看起来又小又软。
  
好想尝尝是什么味道的...
  
怎么想着,狐狸的身子已经靠了上去。 鸣狐却不知道小狐丸的意图,只看见一张毛绒绒的嘴巴离他越来越近...
  
“嘭!”
  
小狐丸猛的张开眼睛,从这个视角来看他是躺着的。但是面前两只狐狸的嘴已经重合在一起。
  
那只小狐狸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!!
  
我都还没来得及!!
  
为什么这个时候换回来了??
  
小狐丸的脸越变越黑
  
猛的起身
  
  
“鸣狐!过来给我亲一下!”
  
  
“??”
  

[露中]我喜欢这里的风景

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微凉,一个身材高挑的俄罗斯人坐在那里,时不时搅拌一下杯子里的茶,时不时抬起头来,看样子是在欣赏窗外的景色。
  
这个俄罗斯人已经连续来了好几天了,奇怪的是他来的是咖啡厅点的却是茶。
  
王耀坐在吧台上细细的打量着那个拥有米色头发的男人,那微微眯起的紫丁香色眼睛让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  
可能是感受到了王耀炽热的目光,伊万抬起了头,正好对上了一双金黄色的眸子。两人一时无言,瞪了好一会儿。
  
“你喜欢喝茶吗?”王耀率先打破了寂静。“坐了那么久,茶凉了可就不好喝了阿鲁。”
  
“我很喜欢伏特加。” 伊万看着面前的王耀说。
  
“这里可是咖啡厅。”王耀有些无言。为什么一个喜欢伏特加的人会跑来咖啡厅里喝茶...
  
“茶是你泡的?”
  
“是啊,这个可是最传统的味道阿鲁。”
  
“很好喝,”伊万带着笑意。“但没有伏特加好喝。”
  
“......”所以他是想表达伏特加是他的燃料吗?

“真是个奇怪的人阿鲁。”王耀腹诽。
  
“茶,我很喜欢。” 两眼一咪,像一只午后慵懒的猫,盯着面前的王耀,说着撩人的话。
  
于是王耀毫不争气的脸红了。
  
“啊..哦,谢谢...”
  
  

“这里的风景很好,”伊万转头看向窗外“这为我的旅行开了一个好头。”
王耀感觉有些跟不上他的话题节奏了。  

今天的天气格外暖人,细细的阳光打在脸上再舒服不过。也为窗边的人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。
  
“你真好看。”王耀不禁脱口而出,“不不...不是,我是说你长的很俊俏阿鲁。”这时才反应过来“好看”形容一个男人不是很恰当。
  
“我也觉得我好看。”伊万丝毫不在意王耀的用词,反而欣然接受了。
  
“......”他都不会脸红一下吗?
  

伊万喝完了杯中最后一口茶,然后慢慢起身。
  
“你要走了?”不知是为什么,王耀接待过很多客人,能说上话的也有那么几个,但该走的都走了,以后也不会有过多的联系。
  
毕竟他这里只是一个小咖啡厅。客人来来往往,在五千年里,日新月异。
  
送走一个又一个相熟的人,却怪时代变迁,还能有旧面孔的也就廖廖几个。
  
王耀本早已经习惯了,但这次...
  
“嗯,”伊万走到小店门口,看着表情复杂的王耀,不禁柔和了眉眼。“我很喜欢这里,还会再来的。”
  
“或许吧,谁知道过几百年有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”几百年,对王耀来说也就是一晃而已。
  
“我把这里当做我旅行的起点,也希望我能在这里驻足。”说着,伊万便向门外走去。
  

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,暗示着客人的离去。
  
  
  
这天天气很好,王耀在吧台清洗着杯子,和往常一样。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,预示着客人的到来。
  
“你好,想要点什么?”王耀头也不抬就问到。
  
“有冰咖啡吗?” 客人说
  
“...不好意思,本店已经不买咖啡了。”
  
“见鬼,这明明是咖啡店。”那人看样子脾气不是很好,转身就走了,风铃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  
“这都是你不换招牌的错。”王耀看着一旁喝着茶的伊万。阳光依旧很暖。
  
  
“只有我们两个不是挺好吗?”
  
  
“这还怎么做生意阿鲁。”
  
  
“你可以尝试买伏特加。”
  
  
“......”
  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里的风景很好
  

我想把它当做我旅行的开始
  

也希望我能在这里驻足。
  
  
  

[蝎迪]久等

“这是我引以为傲的艺术。” 蝎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自己变成傀儡。一个没有生气的死物。
  
不过这些都是在遇到迪达拉之前的想法。
  
那个总是把瞬间艺术挂在嘴边的小鬼。明明 同是拥有着浓重的血腥味,却每天都能傻傻的笑着。
  
  
到死都没有触碰过呢,那个人的皮肤,或亦是心。
  
当死在“父母”的怀抱里时,走马灯般的记忆喷涌而出。
  
小时候在沙漠里无尽的等待,千代婆婆愧疚的眼神。
  
将自己做成傀儡的时候,别人的不理解或是唾骂。
  
和迪达拉每天的接触和斗嘴,那时的嘴脸依然记得清清楚楚。
  
“旦那!爆炸才是艺术,嗯。”
  
“永恒的艺术才是最美的,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。”
  
“不要总是叫我小鬼啊!我也是个成熟的男人了。嗯!”
  
“在我眼里你还不够看。”
  
“真是的,旦那!”
  
  
迪达拉...我真的好想触碰你。 不过再怎么想我也只是一堆木头吧,我死了那个小鬼会哭吗? 呵,一定是口是心非的样子。
 
毕竟,我最了解他了。
  
一个放不下面子的傲娇小鬼。
  
在无尽的黑暗中,最后脑海里只剩下了迪达拉的身影。
  
旦那!
他总是这么叫着呢。
  
  
  
“蝎旦那...死了?”迪达拉得知这个消息,就是一阵头晕目眩。

“哈哈...我就说嘛,什么永恒的艺术...嗯...”
  
他笑着,笑的勉强。没有人看得出来此时的他,痛苦的快要死了。
  
“最后还不是死了...”
  
他想哭,但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。不是早该知道的吗?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呢?
  
“真是的...明明知道旦那最讨厌等待了...嗯。”
  
“旦那,我喜欢你啊... ” 为什么一直没有说出口呢。
  
“蝎...”迪达拉痛苦的把头埋在手臂里,后悔着没有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  
“如果旦那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?” 自顾自的念叨着,“一定会吓一跳吧,嗯...”
  
“一定会说我是笨蛋吧,嗯...”
  
“一定会怪我为什么让他等了那么久吧...”
  
迪达拉脸上一片湿润,抑制不住的感情最终随着眼泪流下。
  
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。
  
  
“旦那...回来啊... ”
  

“我还不够强大,是还需要你来教导艺术的小鬼啊...”

  
  
  

【基奥】我对你不变的誓言

“或许,就像他们说的一样。”奥兹垂下头,金黄色的头发此时在阴影下失去了光泽,遮住了眼睛。“我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吧...”
  
阿嵬茨才是我的归处吧。
  
一直寻找着爱丽丝的记忆,到最后又是什么呢? 我才是缺失记忆的人,我才是真正的染血黑兔啊!
  
“哈哈哈,真是的。现在小基也要厌倦我了吧。”
  
巨大的镰刀环绕在周围,在普通人眼里,无疑是一个怪物。真正的染血黑兔——奥兹·贝萨流士。
  
  
奥兹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,跪在了地上,到处都弥漫着灰尘,一片废墟。
  
“都是我干的呢。”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理由狡辩...
  
但是...我唯独不想被小基讨厌啊。
  
  

“少爷,我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会陪在你身边的。我知道你所拥有的黑暗,而且,您也知道我的柔弱,我们不是因为光亮的部分而是因为阴暗的部分相互连接,所以,从今以后不管过去多久,即使两人的处境发生的改变,我都想一直做您的随从,我绝对不会背叛你,并且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,因为,你是我的主人! ”
  
“我才不相信什么‘绝对’呢。”
  
“但是,相信我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?”
  
“那...姑且...”
 
 
年幼的他用书遮住了发红的脸颊。 基尔巴特单膝跪在地上。阳光打在少年的身上。

无比耀眼呢
基尔巴特...
  
  
也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早已不是主仆的关系。共同度过的日子此时历历在目。
  
那个和自己一起战斗,一起生活的人。 那个哭着让自己多关心自己的人。那个会被猫咪吓到的基尔巴特。
  
“现在的我,要怎么去爱你...”
  
  

“你接受吗?”记忆中的声音传来。不知何时出现的基尔巴特从背后抱住了奥兹。
  
“我不想一直做你的仆人啊...”
  
看着奥兹蓝色的眼睛,注视着他。
  

“还记得你和爱丽丝说过的话么?‘如果你的过去是一个悲剧,即使会让你痛苦,也会全心全意的接受你。’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不是吗?从小时候到现在。”
  
“我不会忘记那时的誓言,我还是那个基尔巴特。”
“所以请相信我吧。不要再露出那种表情了。”
  

面前的蓝色眸子早已被泪水浸湿,微红的脸颊显得越发诱人。
  
“还是说,您想要一个见证?”
  
基尔巴特低头慢慢撕咬着奥兹的唇,覆盖上,一触即分。

“我爱你,奥兹。”
  

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。

也许,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  
  
  
  
  
  

【你x奇犽】我想成为你的朋友

第一次见到奇犽的时候啊。
  
那时银白色的头发吸引了我,看起来特别柔软。不过他可一点都不柔软呢。
  
像一只野兽一样,浑身是伤的坐在地上,自己舔舐着伤口,充满攻击性。只要稍一靠近就会做出防备的动作,以至于我完全不敢靠近他,我怂了。
  
感觉可能会死。
僵在原地不敢动弹。
  
其实是我目击了奇犽的犯罪现场...哦不,应该是屠宰现场。 (别问我从哪里来的...)
  
正常的人看到四周全部是血早就逃的不知去向了吧。
  
但是...我想多看看那只吸引着我的野兽。我觉得有着柔软头发的人一定很温柔。
  
“你...是谁?”那抹银色微微晃动了一下。奇犽抬起头来看着我:“滚开!”
  
“我我我,”有点被吓到了,这个浑身带刺的野兽有点凶...
  
奇犽说完后也不管我有没有回答,直径走到去了更深的小巷。一片漆黑,没有生气。一个孤独的背影,独自承担着一切。
  
他没有朋友吗?
“那...谁?!”我出声叫住了奇犽,可能是一种预感,告诉我必须叫住他。
  
“奇犽。”奇犽转过头来,“我的名字。”
  
不是之前充满警惕的刺猬,而是一只慵懒的白色猫咪。
  
“我是...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...”看着那双蓝色的眸子,想让它倒映着我。“哈哈...很奇怪吧,不知道自己的名字。”

我走到奇犽面前:“也许我有很多名字,是那些想要成为奇犽的朋友的每一个人。”
  
“哈?”奇犽歪着头,露出了鄙夷的神色。“朋友?”
  

“是啊,也许不在一个次元,但是却想成为你的朋友。”
  
“我不需要朋友。”

“但是她们需要,看到你笑的时候想和你一起笑,你哭的时候会心疼你。”

“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。”

“因为你们不在一个次元啊...”
  
“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。”奇犽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了,转头就走。
  
“但是将来!你会有自己需要的朋友!”我朝着他的背影叫到。
  
不会再是这样的孤寂。
  
将来会有小杰、酷拉皮卡,雷欧力...他们会不断聚集到你的身边。
  
  
但是...
  
  
永远都不会是我。

因为我们不在一个次元啊...